只是脑洞而已。

为什么思修考试会开脑洞喔艹。


奴隶制社会,壕布鲁斯和奴隶迪克。


布鲁斯韦恩第一次见到格雷森一家的时候,他们还是自由民。最低等的,当然。他们是马戏团的成员,流浪艺人,比自由民要低等的自由民。

布鲁斯韦恩第二次见到格雷森一家的时候,格雷森夫妇正躺在灰尘四溢的肮脏的土地上,血液从他们的身下蔓延开来,他们的儿子理查德是唯一的幸存者。

这个男孩失去了父母,法庭对低等自由民的生死一概冷酷而漠然,想要调查必须缴纳大量金钱,而这足以让理查德破产。

第三次见到男孩是在一个奴隶拍卖会上,布鲁斯本来兴致缺缺,只想早点离开。他讨厌这种毫无人性的,由金钱操控的,由欲望和恐惧勾织的活动。但是看到理查德的那一刹那,他就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陷入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拍卖中。这个男孩让他联想起当年的自己,他的绝望和仇恨,他堂皇外表里郁藏不得出的疯狂。

理查德坚持要求法庭调查并为自己的父母报仇,即使这样一来他会因为破产沦为奴隶。

布鲁斯赢得了这场拍卖。


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奴隶主土豪布鲁斯韦恩对奴役和惩罚都已经厌烦到了极点。他对奴隶和下等人都没有好感,然而他厌恶奴役他人,以及自己的阶级和富有所给别人带来的压迫。

这和他父母对他的影响关系很大。

他的父亲托马斯韦恩是个医生,这在贵族阶级看来是种很不体面的职业,为别人查看病痛,每天对着溃烂的伤口和恶心的斑疮,这应该是下等人的职业。然而这是他的兴趣,即使在难以启齿他也乐此不疲。

布鲁斯的母亲同样来自显赫的家族阿卡汉姆,韦恩和阿克汉姆家族是哥谭最著名最富有的家族,仅仅是一个庄园里就拥有数以百计的奴隶。然而两位年轻的,受过教育的主人却早已对奴隶制心生疲倦,面对富足安乐的生活却感到恐惧和愧疚。他们在暗地里资助着流浪者和民间反抗组织,然而在大部分人看来,他们依然是骄纵,贪婪,罪恶的奴隶主。下等人们憎恨他们,奴隶们畏惧他们,贵族疏远嘲笑他们。当仇恨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惨剧发生了。一个夜晚,当一家三口外出的时候,他们遭到了一个下等人的攻击。

布鲁斯失去了父母。那个下等人被法律判处死刑,并且他的全家都被贬为奴隶。然而他发现,这个人已经并不存在什么亲人了。他勤勉地工作了几十年,然而却被赋税和家人的疾病耗光了所有的储蓄。他曾经是韦恩庄园的雇工,然而却因为偷窃被告上法庭,法律让他因为偷了一天的工资而倾家荡产。

他感到了迷茫,和无处发泄的仇恨。他开始调查自己的父亲,发现了他和反抗组织的联系。最终他也开始资助反抗组织,甚至戴上面具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理查德完全不习惯奴隶的生活。当然,他的契约在布鲁斯那里,如果布鲁斯乐意或者足够慈悲,他当然可以给他自由——但是,他不能。壕布鲁斯韦恩重金拍下父母双亡沦为奴隶的流浪艺人少年,这个消息已经够耸动的了。他已经不想知道那些坊间传言怎么说了,但是他不能给理查德自由,至少现在不能。否则即使作为自由民,他也会被轻视和鄙夷,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个贱货,靠不耻手段上位。而他布鲁斯韦恩也会被认为是个荒淫的性变态。这决不能发生。

没有客人的时候,布鲁斯会教理查德读书写字,给他高档但是朴素的衣服穿,吃好玩好像个贵族少爷。但是一旦有客人来,尤其是那些闲的没事干的来串门炫富的贵族,他就必须穿上奴隶制服跑出去干活,而且一定要当着客人的面干活,以表明他们清白的奴隶主和奴隶关系。

奴隶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主人给的名字。当他是奴隶的时候,理查德只能被叫做罗宾,而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他也不能叫布鲁斯的名字,只能叫他主人。

但是理查德真的完全不习惯奴隶的生活。布鲁斯一开始让他去做家政奴隶,让他去厨房帮忙,这是最轻松的活,可是他能一天打碎十个碗。别的奴隶告状说他在厨房里上蹿下跳停不下来,到处惹麻烦。好吧,那就去打扫卫生,可是他只穿个短裤,还撅着屁股给地板打蜡,看到客人还会抬头开心地一笑,问题太大了。最后决定让他做礼仪奴隶,穿上正装给贵族小姐少爷端茶送水外加表演小节目,但是那些壕们的手眼总是不规矩,这个有点让人烦躁。对于贵族来说,他们当然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即使是别人的奴隶,那也只不过是个可以用钱交易的东西而已,不会太在意。更何况大家都对这个著名的奴隶很感兴趣。

好吧,如果布鲁斯你不想让理查德到农田里累死累活地干活的话,那你只能让他做性奴隶了


理查德和自由民芭芭拉高登搞暧昧被人举报了,高登是个开明的人,但他也不想让女儿和一个奴隶尤其是这么有名的奴隶搞上关系,于是他就让布鲁斯看着办吧。布鲁斯不得不当着众人对理查德实行了鞭刑,抽了3鞭子,自己就已经心疼得要命,脸上还要凶狠,嘴上还要怒骂。理查德硬是忍着没哭没叫,但是好几天没理他。

----------------------------------------------------------------------

后来反抗奴隶运动在离哥谭很远的地方爆发了,整个运动逐渐蔓延过来,气氛和局势变得错综复杂起来。布鲁斯趁机给了理查德自由,然后两个人向着已经解放的开明的地方私奔而去了。

----------------------------------------------------------------------

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吧就这样了。


评论(25)
热度(65)
© 黄瓜蕉Cuna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