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汉化】深渊之中——一个关于蝙蝠侠和罗宾的圣诞故事

汉化出炉!感谢 @咽喉癌 修嵌❤

下载:

本篇故事来自于1989年的Christmas with the Super-Heroes #2 圣诞特别刊,封面如下:


一些与这个故事内容关系紧密,不妨了解一下便于理解最后象征意义的一些背景知识


1, 关于罗宾的到来,以及他的到来给蝙蝠侠造成了什么样的改变,可以看这篇【个人汉化】蝙蝠侠和罗宾的初遇:罗宾起源 1940 & 1997 了解一下。...

一天 One Day

当迪克醒来的时候已经几乎是中午了。随着神智逐渐从意识深处浮现,睡梦的细节飞快模糊,消散,如同几颗被雨刷从挡风玻璃上利落地扫去的雨滴。他拱起身子,脚踝陷进床垫,伸个了懒腰。布鲁斯的手臂还横搭他的胸口,像是只沉甸甸,却毛绒可爱的小宠物。迪克因为自己脑中这个浸透了爱意滤镜的类比而耐不住地蠕动着从布鲁斯的怀里仰起头,凑到了被他的动作惊扰得半睁开眼睛的恋人面前,欢快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毛茸茸胡茬在他上唇上轻戳,痒得他忍不住轻笑起来。

迪克抬起手臂,搂住自己半梦半醒的男朋友,试图好好地搓揉一下这个在相识了大半辈子之后依然能让他的整颗心脏仿佛淹在蜜糖中般的大家伙。然而还没等他索要到更多甜滋滋,黏糊糊的亲热...

无懈例证 One Good Reason

布鲁斯捉住了那个女孩的手腕。肌肉在紧绷的衬衫下灼烧,因为突如其来的巨大拉力而猛地鼓起,颤动,他的另一只手及时抓住了露台玻璃围栏的边缘,手指在光滑的金属护栏上打滑,极力试图在承受两个人体重的同时与那可怜的摩擦力达成平衡。建材供应商宣称能承受住.35口径子弹连续射击或是成吨重压的玻璃护栏,以及他的手臂是那阻止他们从三百米的高空垂直坠落的最后一道防护。而这穷途末路的最后一道安全绳似乎正在丝缕抽裂,分崩离析。

放开我!”女孩歇斯底里的尖叫从下方传来,她在空中踢动着双腿,试图从他的手中挣脱,“放开——我!

而他的上方是来自整个哥谭上流阶层此起彼伏的惊呼。有几只手胡乱抓摸着他攥着护栏的左手,揪住他...

非卖品 Not For Sale

下午一点十四分,布鲁斯在开车,“什么!!!”迪克尖叫起来,跺了一下脚,“昨天凯特和她那个前-警探前-女友复合了,你知道这件事吗!”迪克说,抓着他的手机,屏幕冲着布鲁斯摇摇晃晃,频次和后视镜上挂着的那个毛绒小蝙蝠高度重合,让它们成为了全神贯注盯着他们前面那辆特斯拉红色敞篷的布鲁斯余光中的协调共同体。

这里是哥谭。布鲁斯想。这趾高气昂的臭小子竟然觉得他可以开着一辆特斯拉来哥谭招摇过市……

“嗷……”迪克发出了仿佛被一万只丘比特之箭戳中屁股般高昂而满怀爱意的呼号声,在布鲁斯来得及转过头确认他平安无事之前,迪克像是炫耀孩子相册的老母亲般把手机捧到了他的面前,“史蒂芬刚刚在Instagram上发了她...

合理推演 A Reasonable Deduction 1-5

  • 迪克失忆

  • BruceDick

  • Hurt/Comfort

  • 非常傻的恋爱……

  • 并且除了谈恋爱之外会有很多非常个人解读的蝙蝠家相关


1.

布鲁斯在病房门外整整守了三天。他低着头,将脸埋进手心,静默不言地坐着,不吃不喝,在那旋转嘶吼的黑暗中无声祈求。阿尔弗雷德替他在大宅和医院间来回跑了五六趟,替他和迪克收拾好了所有他们能用得上的东西。午夜神医来了一趟,他想法子支走了汉森小姐,值班的护士,好让克罗斯能溜进重症监护室里看上一眼。

几分钟后克罗斯走了出来,“他会好起来的。”午夜神医按着自己的前额,吞吞吐吐,好像对自己即将说出的话深恶痛绝,“但是……”

布鲁斯感到自己的呼...

个人BD中短篇集 Ever After


--------- 8.7更新进度 ---------


  • 内封面制作中

  • 利爪迪克中篇写作中

  • 因为实在没有时间去搞本子,预售时间推到大概9月……对耐心等待这本本子出炉的各位说声抱歉啦(;д; )


具体内容预览:

  • 本子会收录我从13年到现在写过的28篇BD中短篇,目前共计19万字,具体选篇可以看一下我的归档感受一下。

  • 此外将另外会收录一篇未公开的新中篇,布鲁斯和利爪迪克的AU,字数在3万字↑↓

  • 因此总字数预计为22+万字

  • 含赠品

  • 含Guest图


关于贩售:

  • 贩售的话会找基友负责,台湾地区不用担心啦!

  • 乐观预计的话本子大概可以在9月开始预售,怕错过的盆友们可以在那段时间格外留心一下。

  • 预售时间会尽量长,也会尽量会预留足量给通贩。


继续龟速进程中[▓▓]ε¦)zzZ

胧月夜に似るものぞなき(朦胧春月夜, 美景世无双)

布鲁斯将那个趁着夜色偷袭的家伙按在了榻榻米上。在他的身体和对方相碰的第二秒,他便已经认出了那熟悉的肢体线条和灵巧柔软的动作。借着来袭者进入时留下半敞开的木格拉门中透进的月色,布鲁斯看清了他身下反拧着胳膊,脸颊紧贴着地面的年轻男人。他只穿着一件在黑暗中看不出颜色的浴衣,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颊上,浴衣的腰带只是随便拢着,因而使得光裸的修长双腿从袍子下摆中探出,微曲着被他强硬分开,膝盖向内抵在他的身侧。仅仅是扫过一眼,他也能看出对方在浴衣之外的部分一丝不挂,连脚趾都根根分明地反射着冷冽的柔光。

“迪克。”他叫出了夜袭者的名字,声音里无法克制地带上了恼火。

“你今天过得怎么样?”而迪克笑嘻嘻地看着他...

传说

千万年前存在着彼此仇视的两个部落,其中一个以鸟作为图腾,另一个以蝙蝠作为图腾,鸟儿属于晴空,蝙蝠属于暗夜。因此两个宗族一个信仰光明,一个信仰黑暗。

恶魔Barbatos在人间肆虐,带来饥荒和瘟疫,动物死去,植物枯萎,人人心中滋长着恐惧和邪念。来自不同部落的两个勇敢的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偷偷离开了宗族,决定前去诛杀恶魔。两个人在路途中相遇,并摆脱部落世代的仇恨成为了朋友。

两个勇士付出了生命,终于将恶魔封印。

被两个年轻人的牺牲和友谊打动,两个部落也终于达成了和解。两个部落的长老们用古老的咒术签订了契约,黑暗接替光明,光明接替黑暗,永远将有一人看守恶魔。

但狡猾的Barbatos也为自己设下...

儿童简笔画(。
偷偷牵手ᶘ ᵒᴥᵒᶅ

符合节日气氛的灵魂画作(⁎⁍̴̛ᴗ⁍̴̛⁎)

© 黄瓜蕉Cunana|Powered by LOFTER